風邪

一顿饭二十五分钟,几乎抽掉了半包纸巾,为什么吃个饭也能吃得如此老泪纵横?

大概是天气变得太过诡异,办公室里「抽水声」此起彼伏,看来中招的不止我一个。

我就说嘛,如此强健如牛的人感冒了,如果不是天气预报又胡扯了,就是已经有大范围人群感染了……

虽然心理平衡了,也依旧处于一整个儿脑袋都在鼻塞的状态。

芥末豆豆

Author:芥末豆豆

お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