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善

今与父上议长假事宜,父微怒,曰:空二日有余不返,等闲乎。余惶恐,对曰:闻鸡起舞,舞而乐之,乐而卧之,卧而面膜之,继而寝。非等闲也,不亦忙乎。

父闻,大悦,批:准。

母上遵余之旨,尝于膳后观赏『青春』一戏,言获益匪浅。忆及此节抚掌而叹:吾女未曾妖孽至此,民之幸甚!余大汗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芥末豆豆

Author:芥末豆豆

おん